第140章 无人在意的真相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42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21:06:50

片刻之后,房间里再无一丝动静。

王庆之越过东倒西歪的官员,走出房间,守候在外的吕师爷朝他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。

“他们带来的人,你都解决掉了吧?”

“是。这迷香效果很好,那帮人没一个人能察觉的。”吕师爷朝屋内看了一眼,“少爷打算如何处理他们?”

“留下督邮和功曹,灌药弄成傻子,其他人就都杀了吧。”王庆之将自己要做的事早已推演过数遍,“但杀的时候要注意方法,特别是太守大人。毕竟他们都是和海寇英勇奋战,最终不幸牺牲的好官。至于活下来的两人就比较可耻了,贪生怕死、临阵脱逃,最后因为惧怕担责与惩罚,活生生变成了失心疯。”

吕师爷咽了口唾沫,“真要做到这一步么?”

“嗯?”

“不,我并不是在质疑少爷,只是……他们也曾关照过王家……”

“他们关照的是榷盐商、是盐税,唯独不是王家。”王庆之摇摇头,“你不会以为到了这一步,他们还有任何活路吧?”

“金霞城被海寇掠袭,公主殒命乱战,首当其冲的是谁?当然是金霞城的大小官员。第二需要负责的是谁?申州牧和驻军将官。”

“好的结果是剥去官职、流放边境;坏的判刑受死、斩首示众。金霞城的主官十有八九是后一种结果。相比拷问带来的痛苦与屈辱,在安睡情况下消无声息的死去,对他们反倒是种仁慈。”

“我……明白了。”吕师爷低头道。

“不是别无选择,我也不想如此。”王庆之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当森林燃起大火,如何才能终止火势?唯有分隔树林,以火攻火方可灭之。他们只要还活着,就可能在受审时胡言乱语,将身边但凡有可能的人拖下水。既然横竖都是死,当然是让他们死得对王家更有利才好。”

另外能从此事中收益的不止王家一个。

提出此方案的学部从事文行远恐怕也是冲着一石二鸟之计而来。

六部官员认为枢密府万万不可插手地方政务,结果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海寇掠袭便让官府丢人失地,颜面无存。枢密府会借此掀起多大的波澜,王庆之闭上眼都能猜测得到。

等到这些大人物下场把水搅浑,届时还有谁会在乎真相?

相较于朝廷六部和京畿枢密府这两只庞然巨物,王家终究还是太不起眼了啊……

“吕师爷,你跟着我……不会后悔吧?”王庆之诚声问道。

“少爷哪的话,王家待我恩重如山,不管今后如何,我都愿与王家同生共死。”师爷毫不犹豫的回道,“何况在您身上……我已经看到了老爷的几分影子。”

“我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,不像他还能像谁。”王庆之微微一笑,“只是父亲年纪大了,等到此事尘埃落地之后,他会明白这一点的。”

……

在金霞城与北岸的滩头,有一座古旧的石塔。

它建于百年之前,现在已被启国所用,作为监视入海口船只的哨塔,以及示警用的烽火台。

田石就负责驻防此处。

与他一起的还有三名士兵和一名伍长。

看守哨塔虽然乏味,任务本身却很轻松,长达一个月的驻防期内不需要出操,也不用担心被长官训斥。白天靠投骰子消磨时间,晚上交接完就去酒肆喝上一杯,日子过得还算惬意。

虽然驻守石塔是为了监视河道与大海,但没有人会真为此待在塔顶。那地方白天简直就是个蒸笼,就算现在比仲夏时清凉了许多,短时间内晒出一身汗还是没啥难度的。等汗水和内衬混合在一起时,先不说有多难受,光是味道就足够熏人了。

因此想要上去看看的人,反而会被大家所嫌弃。

“喂,石头,不过来玩一把?”伍长恰好也姓伍,因此大家都叫伍老大。听说是金霞本地人,背后稍微有点关系,算是这门差事的常客。

“不了,昨天输了二十枚铜板,再输下去要没钱给婆娘了。”田石连连摆手道。

“万一今天赢回去了呢?”

“对啊,说不定还能给你家娘子多扯块布呢!”

“你们玩,你们玩,我看着就行。”

新的一轮赌骰开始了。

三个骰子一个碗,简单却刺激。伍长有时候也会拿出些其他东西,例如牌九、数签,但最终大家爱玩的,还是赌大小。

“听说你老婆要生了?”伍老大一边摇着碗一边随口聊道。

“快了,应该就是今年的事。”田石乐呵呵道,他隔两个月才能回去一趟,而下一次假期正好在驻守结束之后。

“我看石头哥这是在攒钱呐!”有人笑道。

“好男人都这样,不像你,赢的钱都花在了窑姐儿身上。”

“怎么,我又没讨婆娘,还不准找乐子啊。”

“潘猴子,你兜里一个铜板都没有,哪有闺女能看得上你啊。”

众人不由得齐声哄笑。

田石跟着咧了咧嘴,被挤兑的家伙姓潘,年龄和个头是这轮驻守里最小的一个,大家都喜欢叫他潘猴子。

而后者毫无被讥笑的自觉,满是一副有钱不花白不花的表情。

“行了,我要开盖啦,买定离手啊!”伍老大将碗一拍,大声吆喝道,“今晚是睡石塔还是睡软床,就看各位的运气——”

他话还未说完,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了碰的一声闷响。

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塔顶上。

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,这哨塔只有一个入口,想要爬楼梯上去就必须得经过他们,现在大家都在底层坐着呢,哪可能有人跑到顶上去。

但不是他们的话,那上面的动静又是谁发出来的?海鸟应该没这本事才对。

“不许动,都不许动,下完的注就不能再收回去。”伍老大瞪眼道,“看你们那愣神的傻样,不就是风刮倒了什么东西吗?石头,你反正没玩,替大家上去看看。”

“好嘞。”田石爬起身,将直刀挂在腰间,顺着楼梯向上走去。

来到最上层,塔内依旧空空如也。

他想了下,干脆推开脑袋上的活动盖板,从天井位置探出头去。

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吓了田石一跳。

哨塔顶上不知何时竟多了一个人!

“你是谁,怎么上来的?”他双脚一蹬,窜上塔顶,右手已经按在了刀柄上。如果不是看对方穿着得体,打扮像是富家子弟,他这一刀估计都劈下去了。

对方转头望向他,神色如常道,“本公子只是路过此处,想要简单占个卜而已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