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宁婉君的委托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388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21:06:50

早在准备之初,这些杆件就考虑到了快速拆装的需求,因此每截之间都留有卡口,只要塞进去便能固定。

而无线传讯目前还处于最原始的阶段,不加调制的电磁波频率不高,因此天线越长接收效果越好。靠着黎的帮助,夏凡将天线钉在一根房柱上,其中半截穿过阁楼和屋檐,笔直插入空中,远远望去仿佛万景楼的顶部多出了一根左右摇摆的发丝。

“这样就行了。”夏凡拍拍手道。

“只凭这点东西,真能联系到金霞城么?”即使见识过讯音符神奇的黎,也依旧心存怀疑——毕竟申州离这儿实在太远了。

“如果干扰源多的话,肯定只能听到一堆杂音,但现在整个大启只有一条通讯线路,错开时间就不会有任何干扰,所以可能性还是有的。我们去下面的卧房试试吧。”

不到半刻钟,连接着天线的“收发装置”便组装完成。在一群好奇观众的注视下,夏凡对讯音仪注入气,同时每隔十秒呼叫一次,静待对面的回讯。

尝试七八次后,扩音器忽然震颤起来。

“嗞……”在一阵电流声过后,宁婉君的声音穿透千里之遥,出现在万景楼的房屋内,“总算等到你那边的消息了……嗞……你现在已经抵达上元城了吗?”

“哇……”千知捂嘴道,“居然真能听到,千知的见识又增长了!”

其他人也纷纷鼓起掌来。

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“呃……你的身边有很多人?”

大家异口同声道,“见过公主殿下。”

“咳咳——不必多礼。”宁婉君的声音突然严肃了许多,“夏凡,报告你的情况吧。”

“枢密府这边还算周道,给我们准备了一整层客栈作为下榻地。”夏凡将路上发生的事情连带上元这边的局面简单讲述了一遍,“传闻皇宫周边正处于戒严状态,宫内的消息传不出来大抵也是这个原因。目前枢密府还未正式与我见面,他们选择在后天的万灯节上碰头,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吗?”

“嗞……万灯节?”那边顿了顿,“我都快忘了这回事。原来如此,如果他们想见你的同时引你结识他人,万灯宴确实是个不错的理由。我以前也是在万灯宴上认识墨云的——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。”

说得你当时好像不是个小姑娘一样,夏凡暗想。不过小时候的宁婉君是什么模样?六、七岁估计才感气不久,是文静的性子尚未被盖过,还是已经抓着木剑成为孩子王了?“若是我要赴约的话,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?”

“嗞……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”宁婉君回道,“万灯宴在皇宫广场上举行,应邀者众多,枢密府不会在这种地方乱来,好好享受晚宴就行。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如果他们散场后再邀你去别的地方,那就不好保证了。”

夏凡不禁扬起了嘴角,“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,还能被别人到处拐的。”

沉寂片刻后,宁婉君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对了,你能帮我一个忙吗?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……我想单独和你谈谈。”

这话一出,大家自觉的朝讯音仪拱手道,“那我等先告退了。”

但除开方颜妮外,没有一个人挪动脚步。

“诶?你们怎么都……”

夏凡好笑的挥挥手,用嘴型说道:行了,不要为难殿下。

大家这才转身出门。

他还注意到,黎的双耳已经从软塌塌的状态竖得如同天线一般。

“行了,你说吧。”

“嗞……他们确定不在房里了?”

“是,我保证。”夏凡肯定道。

至于这些人会不会隔着门板偷听,那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事了。

“好吧,是这样。我想让你帮我上一炷香……给我的母亲。”宁婉君再次开口时,声音已经低沉了许多,“万灯节本身也是个告别、祭奠的日子,我以前会在节日到来前完成墓祭,自己无法前去时则一般拜托给李公公,但现在,上元城里已没有这样的熟人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夏凡轻叹了一口气,“……我明白了。不过你的母亲是妃子,不会安葬在普通地方吧?”

“嗞……事实上,她并没有葬在皇室陵园中,而是在陵园边上的一片墓区里。”宁婉君的话断断续续传来,“那里没人把守,只有几个清扫者,任谁都可以进去……嗞……你到了那里以后,多问问就能找到她的墓碑。”

“好,我会去的。”

“拜托……你了。”

接着扩音器发出滋滋的无效音,显然是那边中断了传讯。

夏凡也缓缓关上讯音仪。在他印象中,这是公主第一次对他说出拜托二字。

门外静悄悄的,大概即使有人听到,估计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走进来打破气氛。

直到傍晚时,黎才旁敲侧击的提到了此事,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去?”

“你果然听到了。”夏凡挑眉。

“听力太敏锐,这不能怪我。”黎摸了摸长耳朵,以示无辜。

“后天便是万灯节,街道上恐怕会相当拥挤,就定在明天清早吧。”夏凡决定道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他便带着黎和千言离开万景楼,骑马前往城西郊外的山岗。

黎自不必说,从高山县起就一直是夏凡最好的搭档,反倒是千言提出要一起去时,令大家颇感意外。

不过考虑到客栈已有洛轻轻把守,最终夏凡还是同意了对方的要求。

由于她个头矮小,坐在马背上根本踩不到马镫,因此只能和夏凡同乘一匹马。

即使隔着厚实的衣服,他也能感受到对方冒出的丝丝寒意——仿佛那具小巧的身体根本没有温度一般。

凭借着枢密府使者交予夏凡的令牌,三人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碍,一个时辰之后,他们便进入了半山腰的陵区,并在清扫者的指点下,来到了一块毫不起眼的石亭前。

“你们要找的人,就在这儿了。”清扫者说道。

“多谢。”夏凡将一串铜钱交到对方手中,“万灯节不是马上要到了吗?为什么来这里祭奠的人看上去并不多啊?”

对方咧开嘴,露出一口枯黄残破的牙齿道,“因为还记得他们、能为他们来上香的活人,已经所剩无几了。”

那声音配合周边尚未散去的白雾,竟莫名有种阴森的感觉。

仿佛他也并非活人一般,而是这生死交界之地的一缕幽魂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