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 边界之外的城市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403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21:06:50

“自由?”女孩子们七嘴八舌道,“上元城不自由吗?”

“没有吧,最多只能说无双阁里不那么自由。”

“对啊,但我们可以赎身。”

“赎身出去后就跟其他人一样了吧?”

“除非一辈子都无人来赎,自己又没攒到足够的钱银……那接下来的日子确实挺难过的。”

“别说了,我才不会变成那样呢!”

大概是夏凡年纪不大、待人又丝毫没有架子的关系,大家面对的虽是四品大官,却依然有说有笑,并且大部分人觉得自由一事,也没有那么稀罕可贵。

只有余霜雪神情严肃。

她深吸口气,撑身站起。

“大人,奴家能问几个问题吗?”

“余姐?”歆桃吓了一跳,她头一次见到对方会在这种场合主动冒头。

夏凡饶有兴致的打量了她几眼,“请说。”

“关于您说的自由——女子能在不依附他人的情况下,独自居住于城中吗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当周围的邻里因此而欺她、辱她、用各种手段排挤打压她时,官府会秉公处理,还是会因为她曾经的身份,对此事视而不见?”

“金霞城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对于居住者来说,性别、身份都不是区分对待方式的因素。”

余霜雪将声音又提高了些许,“如果她想要抛头露面,从事经商、手工、乃至祭礼等事宜呢?”

“为什么你要问大人这种问题啊……”

“你说的那些,只怕不太合适吧?”

“对啊,如果一个女人天天往外跑,岂不是要被人指指点点?”

夏凡微微扬起嘴角,“我说过,教师是目前最为推荐的职务,但是每个人都有遵照自己喜好而工作的自由。所以答案是肯定的,只要合乎要求,你完全可以从事任何职务,如果有人对此颇有微词,那最多也只停留在微词阶段——而仅凭言语,是无法阻挡一个人做想做的事情的。”

“大人……真有这样的地方吗?”

对方回答得是如此顺畅,余霜雪反倒有点不敢相信起来,她预想的是其中几点会被否决,或是提问干脆被对方无视,但只要有部分满足,就至少说明金霞确实有与众不同的地方。毕竟关于“自由”一词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及要求,就好比笼中鸟仅会在乎它能展翅的距离,而翱翔于野外的夜枭却困于白昼一样。

她唯独没料到的是,对方不仅完全理解了她口中自由的含义,甚至比她设想的还要深远得多!

“金霞城就是这样的地方。”夏凡笑着说道,“我知道你真正关心的是什么——没错。在那里男人和女人不会受到政策上的任何区别对待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你完全可以像男子那样独立生活,任何干涉你的行径,都违反了金霞的律法。不止如此,我们支持、或者说鼓励各位走出住宅,从城南到城北,不会有任何一处地方限制你们的通行,整座城市……乃至周边地区对你们来说都是自由地,这一点我可以以府丞的名义保证。”

余霜雪张了张嘴,忽然发现自己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她拒绝掉所有纳娶之约,自然也为其付出了代价,除开红姐克扣的赏钱外,留在手中的银子并不足以支撑她一个人过完后半生,而她的身份也决定了她注定不可能靠自己的能力和双手去赚取钱财。

她十分清楚那样做的话会有什么下场。

若是开店,店铺很有可能被砸。

替人打短工,则没人愿意收留——除非东家另有图谋。

加上她的身份比良家更低贱一层,做任何事都会受到百倍刁难。

这一切都归结于她身后没有一根“顶梁柱”。

哪怕这根柱子只是一个装饰品而已。

她走不出无双阁,不是因为这里是牢笼,而是整个城市都是一座巨大的监牢。并且城市之外依旧不会有任何改观。

就像夜枭被白昼所困,无论它飞往哪里,都始终无法跨过黑夜的界限。

但现在,她似乎听到了一个与上元城乃至大启都截然不同的地方。

“大人……”片刻之后余霜雪才喃喃道,“您为什么想让我们当夫子?四书五经这些我们虽然也会,可终究是——”

“我不打算让你们教那些。你可以理解为另一种蒙学,侧重点不在于吟诗作对,而在于明了事理。”夏凡打断道,“为了实现这一点,就必须让学子尽快掌握读写能力。何况金霞城要教的人实在有点多,夫子自然是越多越好。”

“请问……有多少人?”

“大概好几万吧。”

这话让所有人都吸了口凉气。

好几万——那岂不是城市里大半人都要参与其中?

余霜雪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,“为什么金霞城要做到这个地步?”

“传授知识,看似是授业解惑,实际上是在塑造一个人的认知。若想让更多的人明辨是非、理解金霞城的变化,就必须将正确的理念尽可能广泛的推行开来——你所期待的自由,也正是其中之一。”

她听得不是很明白,但却能感受到对方所说绝非一时兴起而编造出来的虚言。

如果仅仅是为了哄骗,他完全没必要说得如此详尽。

余霜雪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。

“奴家已经二十五岁了,即使这样的年龄……您也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么?”

“余姐……”歆桃惊讶的捂住了嘴。

人群中也泛起了一阵波澜,“不会吧,她这是在向府丞大人公然示好?”

“她不是平日里最喜欢装清高,根本不和其他男人搭话的吗?”

尽管类似的议论声压得很低,却还是有一两句钻入了余霜雪的耳朵,不过对此她早就见怪不怪,连眼神都懒得多给了,此刻她的注意力已全部集中在对面男子的身上。

夏凡听完后笑了起来,“二十五岁不应该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吗?如果都是十来岁的小姑娘,我反而要头疼她们能不能管住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同龄人了。事实上别说二十五岁,就算是三十五、四十五岁,只要有一技之长,也依旧是金霞城渴求的人才。”说到这里他顿了顿,“另外,妥不妥不全部取决于金霞城的情况,还取决于个人的改变。”

“个人的……改变?”余霜雪不禁重复了一遍。

“是。”夏凡投以鼓励的眼神,用温和的语气说道,“比如你可以试着放开以前的自称,用‘我’来称呼自己。”

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