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4章 反噬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55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21:06:50

“暂时还没有。”颜箐平静的回道,“也许他早就已经出城了。”

“那就太可惜了。”雨玲珑背着手走到她的面前,好奇的向她身后张望了几眼,“怎么这儿只有你一个人?你带领的小队呢?”

“我让他们去监视万景楼了,带着一堆人反而碍事。”

“原来如此,”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“为了防止对方钻‘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’这个空档么?不愧是织锁者,不给对方留一点可趁之机。”

说完后雨玲珑缄默了片刻,当她再次开口时,语气里多了一丝犹豫。

“你觉得那人……真的背叛了枢密府吗?”

“为何问这个?”颜箐撇了她一眼。

“我……不喜欢叛徒,但我又不想把他当成敌人。”雨玲珑面露纠结之色,“难得核心成员里出了一个如此正常之人,怎么就被三公主抢先占有了呢?只因为她是位纯粹的女性?”

“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心向枢密府的打算,又怎么会有叛徒一说?别忘了,公主接触他的时间远早于枢密府,一开始就是逢场作戏也不足为奇。”

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好受点了。”雨玲珑目光下移,盯在了她脚边的地面上,“颜大人,这里应该没有别人吧,为什么你会把网铺得如此紧密?”

隐藏在房角暗处的夏凡心中不由得一沉,右手悄悄伸进了袖口内。

这地方根本不适合藏身,唯一能遮挡视线的只有平房与平房之间凹凸不平的接口,远望还好,只要靠近了细看必定会发现端倪。

“我们追捕的是一名擅长震术的方士,而且对他所擅长的术法和作战方式一概不知,提高戒备总不会错。倒是你……”颜箐不为所动道,“若是抱着举棋不定的态度去接触他,当心最后人没抓到,自己反倒折在他手里。”

“嘿嘿,放心吧,玲珑知道的。”她收回视线,敲了敲脑袋,“既然这边有你在,那我去其他地方搜寻啦。”

接着她转身走向巷口,“队伍向后转,各位,我们去另一条街巷看看!”

“喏!”

火光很快远去,巷子里又重归于黑暗。

颜箐收回锁链,“你们可以出来了。”

“她怀疑你了?”夏凡将铜丝坠放回袖内。

“不知道。不过雨玲珑对于人心的波动虽十分敏锐,但她本身并不是一个诡计多端之人。何况她真想对你动手时,你应该到死都不会察觉,所以安心吧。”

还真是温暖人心的安慰之辞啊。

“城门口离这儿已不远了,抓紧时间吧。”颜箐说道。

……

一刻钟之后,雨玲珑又回到了那条漆黑的深巷之中。

她走到之前青剑所停留的位子,并摆出了和对方同样的站姿。

与此同时,一团黑影从地上隆起,直至化身为和雨玲珑相同的模样。

“怎么,你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吗?”

黑影忽然问道。

它的声音沉闷浑浊,和雨玲珑清脆的嗓音截然不同。

透过黑影的“双眼”,雨玲珑既看到了自己,又仿佛看到了当时的颜箐。

“她说当时是在提防夏凡,但我觉得并非如此。现在我明白了——她真正提防的人,是我。”

一个视角或许看得不够真切,但加上对方的视角,这份感觉就变得相当强烈了。

锁链的气息走向,颜箐的目光……全集中在她的要害之处。

“所以她想杀了你。”黑影简短的说道。

“怎么可能……我可是她的伙伴啊。”

“为了见不得人的利益,杀一个同伴也不是什么难以抉择的事情。”

“你闭嘴。”

黑影顿时安静下来。

雨玲珑重新进入到颜箐所处的状态中,尽管幅度很小,但她的身子确实有微微侧倾,这是在下意识遮挡什么的证明。

正面肯定是想挡住自己。

那背面呢?

雨玲珑回过头,朝颜箐背后的位置望去。

那是一处房屋凹口。

她退后两步,蹲下身来,伸手在地上摸了摸。

这里的潮气十分厚重,石板地上已结出了薄薄的白霜,而在凹口位置,她摸到了些许的塌陷。这意味着有人曾在上面踩踏过,同时塌陷边缘颇为松软,并无二次冻结的迹象,说明痕迹是刚刚形成的。

——颜箐身边当时不止一人。

“叛徒。”黑影再次开口道,“她居然发现了目标不说,这是赤裸裸的背叛!”

雨玲珑却默默地抚平了那些脚印。

“喂,等等,你不会打算隐而不报吧?”

“你说什么呢,这儿正常无比,我有什么需要上报的?”

“目标的脚印——”

“脚印在哪?”

“你——”黑影突然噎住,好半天才续过气来,“你也是叛徒!”

“别说蠢话了,”雨玲珑给了黑影后脑勺一巴掌,“我不就是你吗?”

……

从巷子一角钻出,夏凡等人已然来到了一条大街上,此处似乎丝毫没有受到抓捕的影响,到处都可以看到往来的人影,城门口也有不少车辆在进进出出——作为一座拥有五十万人口的大都,每天消耗的资源与产生的废物都是一个惊人的数字,只有通宵达旦的流转运输,才能维持住城市的正常运行。

除非发生像太子被刺那样的大事,不然上元城的八座城门会一直处于开放状态。

而颜箐已经备好了一辆马车。

“你们坐着马车出城,不会有人查验你们的身份,之后也别去金霞了,找机会离开大启,去别的地方定居吧。只要你不公然对抗枢密府,二皇子是不会赶尽杀绝的。”

“你就这么不看好三公主?”夏凡耸肩道。

“她终归只有一人,而六国合一的大势不是她那点力量能阻挡得了的。说她是螳臂当车也不为过。”颜箐摇摇头,“不过宁婉君终归是皇室血脉,你不必担心她有性命之忧。”

“她以前是一个人,不代表以后也是。人心是会变的。”

“可你有没有想过失败的下场?公主或许能活,但你和黎绝无可能——所有和你有关的人,都会受到牵连。”颜箐挥挥手,似乎不想再谈下去,“保护好黎姑娘,不要让她落到枢密府手中。”

“大人,请。”车夫打开车厢门。

夏凡只得钻入车中,“等以后有空了,你可以去金霞城看看——说不定到时候会有不同看法。”

颜箐没有回答。

方先道也挤上来后,车夫挥动马鞭,大喝一声“架!”

马车缓缓起步,载着二人朝大门口驶去。

她站在原地,静静望着车辆穿过城门,才反身回到街巷中。

即将抵达万景楼之际,颜箐忽然感到背后有一股寒意袭来——它夹杂在冰凉的晚风之间,却比晚风更加刺骨。

她刚回过头,便看到一抹雪白的剑光直斩向她的颈脖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