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9章 开启(上)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47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21:06:50

见颜箐不为所动的模样,雨玲珑恼火的捶了铁栏杆一拳,“我不明白!你明明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!他们都走了,走到二皇子无法触及到的地方了,你的这些坚持又有什么意义?”

颜箐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,“我以前也不明白。只能说有的事情必须等你经历过后,才能真正明白。”

“……”雨玲珑沉默良久,“我还会再来看你的。”

“最好别来了,我可不能保证之后还能完好的和你对话。”颜箐故作轻松道,“那样子只会让你徒增烦恼罢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就在她准备说什么时,监牢里响起了脚步声。

雨玲珑顿时提高了音量,“我不是让你在外面待着么!”

不过她很快意识到,脚步声杂乱繁多,进入监牢者不止一个。

“是谁?”

影子已经举起了手中的长弓。

昏黄的火光下,来者的身影逐渐显现——对方一共四人,其中三名佩刀,打扮似是守卫,为首者则身穿红色锦袍,头戴玉冠,俨然一副贵公子模样。

“宁楚南?”雨玲珑微微挑眉。

“正确的叫法是四皇子殿下。”阴影嘟囔道,“是个讨厌的家伙。不过他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你是哪位?报上名来。”宁楚南停下脚步,他没想到会在监牢里碰上枢密府的方士。

“我……属下雨玲珑,”她漫不经心的拱了拱手,“枢密府三品镇守,正在视察监牢情况。不知殿下来此有何贵干?”

“本皇子无需向你汇报行踪吧?”宁楚南从她身边越过,想要进入监牢更深处。“好好完成你自己的职责就行。”

然而四皇子没走几步,一道寒光突然从漆黑的通道里射出,几乎是贴着他的脚边插入地面!

那竟是一根通体透黑的箭矢。

“什、什么人!”宁楚南被吓得连退数步。侍卫也拔出剑来,将四皇子团团围住。

“那边没人,射箭者是我。”雨玲珑耸耸肩,“当然,我并没有伤害殿下的意思,只是想提醒一声,那边关押着枢密府的重要犯人,你直接这么过去的话可能会有危险。”

“大胆,你这是什么口气!”

“你这是在威胁殿下?”侍卫大声斥责道。

她明明在身后,箭却是从面前射来,这……也是方士的能力吗?宁楚南面色渐沉。但不管如何,她这一箭确实是奔着自己来的。

何等荒唐!一个三品官员,就能实实在在威胁到皇室的安危,视地位尊卑如无物——而驱使他们这般肆意妄为的,正是他们远超普通人的能力。「感气者」,他对这个词语的憎恶又多了几分。

只是今天是庆典的日子,他不想把精力浪费在跟对方的争执上。

“行了,把剑都收起来!你说的这名犯人,是否是圣翼群岛的大使奥利娜.奥坎?”

“正是此人。”

“我和她曾有过些交集,故来探视一番,此事也得到了长兄的同意,这下你没有疑问了吧?再说只要不解开枷锁,她要如何伤我?你们枢密府的枷具不至于连一个犯人都控制不住吧。”

太子有话想跟奥利娜说?雨玲珑眉头微皱,这或许是一个打探情报的机会,不过太子会找这个废物四弟办事还真是头一回。她脑海里浮现出许多念头,但看到监牢里伤痕累累的颜箐,忽然一切都没了兴致。

奥利娜那边还有审讯官盯着,四皇子一个普通人,显然也掀不起什么浪花来。雨玲珑摆摆手,正打算让他过去——也就是这一刻,她注意到宁楚南盯着刑架上的青剑,眼中显露出一股强烈的贪欲。

雨玲珑平时的一大乐趣就是逛青楼,偶尔也会在一些低俗客人眼里见到类似的神情。但四皇子不仅仅如此,除开贪欲外,还混杂着其他情绪——有憎恨、快感以及浓郁的暴虐之意。他似乎既想占有对方,又想摧残对方。

一股难以抑制的反胃感涌上雨玲珑心头。

她忍不住想到了另一种可能。

那便是四皇子所谓的“有话说”只是一个借口。

这样的事在刑部大牢里并不少见,她也曾有所耳闻——利用权势从这类被遗忘的女性身上寻找快乐,靠对方的痛苦来满足自己的欲望。何况四王子对感气者不正常的执念,在枢密府高层里并不算一个秘密。

刑部她管不到,也不想管,但这里是枢密府的监牢,哪怕奥利娜是敌人,也不至于要用这种方法去羞辱她。

雨玲珑望着四王子的脸,只觉得有种作呕的感觉。

宁楚南从颜箐身上收回目光,正打算继续前进之际,雨玲珑冷冷的叫住了他。

“停下。”

这一次,他也有些不耐烦起来。

登基大典马上就要开始,大哥和二哥都没空理会他,正是这种时候,他才有机会来监牢,谁知会被一名镇守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妨碍,简直是烦人至极。

“够了!你给我——”

宁楚南的话刚开了个头,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了一记震耳欲聋的暴响!

刹那间,监牢里仿佛地动山摇!

灰尘在剧烈的震动中如雨般撒下,火把也跟着摇晃起来,本就暗淡的牢房一时间昏天黑地,仿佛随时会坍塌一般。

“地、地动啦!”

一时间牢里惊呼声不断,四皇子更是脸色惨白的抓紧了侍卫,只有雨玲珑露出讶异之色,随后神情凝重的望向了西北方向。

她意识到刚才的震动并非来自脚下,而是从皇宫那边扩散而来!

登基大典出事了。

……

一刻钟之前,西城区。

“小妹妹,你家人呢?是走丢了吗?”

这已是第四个主动向千言询问的居民,而千言则按惯例摆出甜美的笑容,“爹娘去给我买糖葫芦啦,他们让我坐在路边别动,说马上就会回来。”

“那你可一定要等到他们来哦!”

“知道啦!”

等人走后,千言才将注意力重新移回脚边的沟渠内。

作为一座规模庞大的城市,上元在建设之初便考虑到了排水、排污等问题,越是接近皇宫,这些沟渠便会宽大深邃。即使在阴雨连绵的雨季,外城区的道路一片泥泞时,皇宫内也依旧能维持干净整洁的模样。

而且这些沟渠还和皇室园林的山水景观有暗道相连,可以通过收放闸门来维持景观水位,同时平日里亦能主动泄水,靠水位高差冲洗地下沟渠,以免其被泥沙或落叶阻塞。

百年前,千言便随方家老祖参观过宫殿内的园林景观,并目睹了河道泄水的全过程。如今上元城向外扩充了一圈不止,但内部这套排水系统的布置和走向丝毫没有变化,一如百年前的样子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