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章 宣战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35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21:06:50

惠阳城,州牧府内。

“大人,据探子回报,从甘州前往申州的官道上也出现了金霞城的哨所,我们伪装成商行的运输队半路被查获了!”

“斐大人,白河城情报的送达时间已逾期两日,是否要重新进行安排?”

“安申城的情报今日没有送抵。”

“有潜伏在县城的密探回报,金霞城似乎在向那些缺粮的城镇提供粮食。不过……这救济粮都是海货?大人,我这就派人去复核消息的准确性。”

斐念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角,申州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?先不说录部密探做成了什么大事,就连收集情报这种基本职能,都有些难以为续的状况。董从事找来的家伙,真是专业的探子么?

当然,情况也不是一开始就如此艰难。

最初的两周里,情报收集工作展开得十分顺利,断粮计划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,可以预见一两个月后,申州境内将爆发一场规模极大的荒灾。若是金霞没有足够存粮,那无疑是最好的结果,枢密府甚至不用出兵,光靠那十几万张嘴就能让公主的领地陷入崩溃。

即使有存粮,那也无妨。安申、白河,以及其他几个大县保不住,冬天金霞的努力就相当于白费。枢密府这时再带着柳州存粮进入,那便是救世主。另外饥民收不收,对金霞城也是一个挑战,公主刚还在新春庆典上宣传过所有人一视同仁,现在就把大量饥民拒之门外,这对她的威望绝对是重大打击。

然而一开始很顺利的行动仿佛突然陷入了拐点,金霞军队开始严查各条通往申州的道路,情报的回收也变得断断续续起来。

若是官道被封会导致银两等物资输送困难,这点斐念能够理解,可送信人这方面都出岔子,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他们走的不是官道,还有信鸽协助传讯,同时一个转送点至少安排有两套班子,被一网打尽的可能性极低。

如果说跟三公主的应对策略有关,那也太不可思议了点。一个新兴政权,能对领地有多少控制能力?更何况除金霞外,其他地方还都是冬季时刚刚拿下的。

“斐大人,白河城的情报来了!”这时,一名手下快步走进大堂,“一共两份!”

“白河城的?”他精神一振,连忙招手示意对方直接拿过来——本来情报需要先由录部筛选,但现在就两份,他一个人也能轻易看完。

拆开包裹的油纸,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。

斐念皱起眉头,只见这两封信上沾着几块暗红色的血迹,显然是有人拼了命才将它送到柳州来的。

“大人,这是……”手下欲言又止。

“哪位密探在放置密信时受到了袭击吧。”

为了避免暴露上下线的关系,这种无法用鸽子传递的大号情报通常都藏在约定的收取地点,送信人互不见面,也不知道对方是谁。

拖延两天后才把消息送达,信上的血迹或许已很能说明问题。

不过现在不是担心那帮密探的时候,斐念接连拆开两袋信封,将里面的东西倾倒而出。

其中一人是鹈鹕寄出的。

对此人斐念稍有些印象,他不属于独来独往的那类人,在外面有自己的班底,因此白河城的烧粮计划也交给了他来执行。

看到第一行字时,斐念便已心头一惊。

「某确定,金霞城拥有某种极为方便的通讯手段,可以让消息瞬息跨越千里,白河城中发生的所有事情,对方都能立即知晓,还望总府提高警惕!正是这点疏忽,已让某遭受重大损失,如有可能,请尽快告知潜入其他城镇的密探。」

居然真有这种方法?

刹那间,许多徘徊在他心中的疑惑都有了答案。

比如在上元城劫狱一事中,到底是谁在告知夏凡枢密府卫队的调动情况。

比如报纸上提到的“决胜于千里之外”究竟是如何实现的。

能把这种通讯手段分配到白河城的事务分局里,说明它绝不是什么稀罕之物,恐怕使用条件也颇为简单。

尽管不知道具体手法,但光是这一信息的确认便价值千金!

后面的一条消息则跟妖有关——

「某还发现,城中的野猫都成了敌人的眼线,这恐怕跟妖脱不开关系。某猜测与金霞城勾结的妖物远不止两头龙,请总府在与金霞作战时,务必考虑除了方士以外的力量,以免遭受邪祟暗算。」

「另外,金霞宣称有能力供应全申州境的粮食,某不知真假。但白河城粮价上涨停滞已是事实,某决定提前对粮铺动手——这一战后果难料,若某遭遇不测,还望枢密府如约照看好我家后人。」

除此之外,信上还记录着一些零散的情报。

像是金霞调军封堵州内主要官道、救济粮队表示不会放弃每一个白沙城民众等等……

从这里斐念便感受到了双方情报获取速度上的巨大落差。

他们发出的好几批银两都被查获后,才从密探那边得到金霞军队行动的消息。甚至总府还未定好对策,三公主已经开始了舆论攻势,试图蛊惑民心。

另一封信便简单多了。

仅仅只有两段话——白河城的密探暗号已被破解,潜伏探子损失惨重。

情报转交点也遭俘虏供出,他们会想办法送出剩下的情报,并坚持到最后一刻。

斐念猛地捶了拳桌子。

还真是最糟糕的推测应验了。

这封信也意味着除非枢密府加派新的人手,否则白河城将不会再有情报送来。

他把第一封信重新折好,推到手下面前,“安排一个信使,将这份密信送到二皇子殿下手中,一刻也不能延缓。”

“就为了一封信?”后者愣了愣,“大人,要不要等明天……”

“没听到我的话吗?”斐念冷声说道,“我要的是日夜兼程,单独送达!”

“是,我这就去办!”

此人离开没多久,另一名录部官员走了进来,“大人,金霞城的密探送来了新一期的申金周报。”

“放桌子上吧。”

等对方告退后,他才打开报纸——说来也可笑,现在最可靠的情报渠道居然是这七天一出的公开文书。

不过斐念很快连这点自嘲的心情都没有了。

这期报纸的标题是《纪念申州英雄》,下面还有一排小字:向篡位者宁千世与京畿枢密府宣战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