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8章 无可避免的征伐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47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21:06:50

上元城,皇宫。

比起象征着权力中心的太和殿,宁千世依旧更喜欢待在广场边的暖房中处理政务。透过琉璃窗户,红瓦大殿、白玉广场和宫廷高墙可谓尽收眼底——若以前这只是心理上的象征,让他有种纵观全局的感觉,那么如今则俨然已是事实。

只要他勾勾手指,就能立刻得知皇宫中发生的大小事务。

“大哥最近表现得怎么样?”宁千世边翻看录部汇总而来的情报,边随口询问着录部从事董茂——自从取代朝廷之后,官府的那些情报机构就全部交到了董百刃手中。

“回殿下,他将天子之职演得很好。”后者简洁的回答道。

“是吗?”宁千世笑了笑,“我还担心他会就此一蹶不振。既然他愿意配合这场戏,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结果。”

朝廷依旧存在,六部也没有撤除,只不过从京畿将领到地方主官,都已渐渐替换成枢密府培养的人手,那些尚书郎中看似仍坐在原本的位置上,但他们身下已是空洞洞一片。

正是这种近似平静的权力交割,才能让枢密府付出的代价降至最低。

“热衷于权力的人,就算明知是一场戏,大概也会沉浸其中吧。”董茂感慨道。

宁千世放下手中册子,抬头望向董茂。

这位录部从事心头一惊,连忙俯身拱手道,“下官失言了。”

“不,你说得很有道理,但宁威远不是一个仅满足于这点权力的人,如果你因此对他产生轻视情绪,监视便有可能会出现疏漏。”

“下官明白了。”

“还有别的事需要特意汇报的吗?”

董茂仔细斟酌了下,“太上皇帝……最近外出的十分频繁。”

“父亲吗?”宁千世挑了挑眉,“他去了哪里?”

“西苑墓地。就在皇室陵园旁。”

宁千世眉间微皱,有点想要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没能道出口,“算了,由他去吧。以后这事不必再向我汇报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殿下——”这时一名侍卫走入暖房,行礼后汇报道,“斐念入京,请求面见。”

“斐念?”宁千世意外的站起身,“他回来了?”

“斐大人不是应该在惠阳城主持大局吗?”董茂讶异道。

“就算他要离开前线,也至少应该提前告知我一声。”宁千世露出些许不快的神情,但很快便掩盖过去,“带他过来吧,他应该是有重要的情报上报。”

一刻钟之后,灰头土脸的斐念被带进暖房,没走两步便跪倒在地,“殿下,我……有愧您的期待!”

“怎么回事?”宁千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我将前线大营设在惠阳城州牧府,结果被敌人偷袭得手,放置于府内的情报被付之一炬,人手也伤亡惨重……”斐念艰难的说道,“带去的一百多人,只有十几个幸存下来,我的两位师叔……也在这场袭击中丧生!”

“怎么会这样!”二皇子震惊道,“先不说你的位置是如何被他们掌握的,从申州到柳州好歹也有数百里,西极龙妖不可能一口气飞完全程,难道你沿途没有设置任何岗哨吗?”

何况就算错过了奥利娜的发现时机,她的速度也远没到能到“偷袭”的地步,除非敌人全程在夜间行动。可从伤亡人数来看,明显是白天遭到袭击,不然不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。

情报库烧了还可以再建,人手的损失却是一时间难以弥补的,这百来名记录员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,如此噩耗对于枢密府来说无异于沉重一击。

“不是奥利娜.奥坎,而是一条真龙。”斐念将头再压低了几分,“从它从云端现身到砸落地面,仅仅只用了十息时间不到。府邸守卫确实发现了对方,然而已来不及疏散全员……”

“真龙?”宁千世再次怔住,“申金周报上提到的那只?”

“是,我原以为真龙的说法只不过是宁婉君捏造出来唬骗治下之民的说辞,没想到传闻中的妖物真的存在,而且还会出现在金霞城中!”斐念面露羞愧之色,像是在自责自己的大意。“不光如此,前期的渗透计划也受到了严重挫折——公主不仅掌握着远距离即时通讯的能力,还大量利用妖物来追踪密探。全城动物皆是敌人的眼线,我们派出去的人根本防不胜防,有好几个联络点被截获,大营设在惠阳城的消息也应该是从这里泄露的。”

这一连串坏消息让宁千世的面色阴沉如水。

他一周之前才收到惠阳城传回的首批情报,结果一周后情况便急转直下,他甚至无法把罪责全部归咎到斐念身上。

敌人拥有距离即时通讯手段,处理情报和采取反应的速度无疑远胜枢密府,而无论是掀起暴动还是制造粮荒,都需要时间来酝酿。如果金霞城能瞬间知晓领地里发生的大小事情,那前期的战略投入就显然很难取得预期的回报了。

“你专程回来是为了押送情报?”

“是。除开上述消息之外,我还发现金霞城有使用邪祟术法的嫌疑,且广平公主已经在封地内公然宣传与枢密府开战。”

“不止是妖,连邪祟术法都有出现吗?”宁千世厉声问道。

“确有探子是这么汇报的。”斐念沉声回答,“东海岛国很早以前就与金霞建立了联系,恐怕此事跟安家脱不开关系。”

“三妹啊三妹……你何须做到这个地步!”二皇子一拳狠狠捶在桌面上。

“这其中部分情报我有加派人手传达……可目前看来,我抵达上元的速度比他们更快一步。”斐念抬手作揖,“殿下,前线驻地被袭击和擅离职守都是我一人过失,我愿接受任何处罚!”

宁千世凝视他许久,才托住他的双手,将其扶起,“你的确有过错,但没到施以惩治的程度。何况前线营地遭到打击,你留在当地也意义不大,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,你就做好将功赎罪的准备吧。”

“感谢殿下的信赖!”斐念摇晃两下,几乎像要虚脱一般。

他能比信使更快赶到上元,必定是日夜兼程、快马加鞭,连一时一刻都没有歇息过。

“你先下去好好休息,带回来的情报我会一一细看的。”宁千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。

“是,”斐念停顿了下,再次开口道,“殿下,虽然此话有些逾越,但我还是斗胆要说。金霞城正在快速壮大,倾听者的作用比预想的还要惊人,常规的限制手段恐怕已难以起效,只有聚集起全部力量一锤定音,方能遏制住公主的野心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宁千世揉了揉额头,尽管时间仍颇为仓促,可事已至此,也没什么好值得犹豫的了,“调集大军进行围剿已无可避免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