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4章 画中人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52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21:06:50

然而百展的背叛不是最可怕的。

不知为何,宁千世似乎也站到了百展一边——独叶泷最后一次见到宁千世,还是在十多天之前。二皇子看上去并未受到任何限制,可以自由出入营帐,却偏偏不愿意与他多说上一句话。

当时百展也在。

而云上居士来这儿的唯一目的,是将一枚耳坠放到他面前。

鲜红的宝石吊坠精致且眼熟。

那是从未凰耳朵上取下来的。

独叶泷犹记得当时的情景,在看到耳坠的刹那,他感到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。这究竟是威胁还是告慰?明明同是核心成员,对方为何能做到这个地步?以未凰的性子,绝不可能让别人轻易摘下耳坠,百展能拿到这个,必然是在未凰无法反抗的情况下。

她现在也像自己一样,被镣铐禁锢着么?

或者她的处境更为艰难,毕竟之前还受过剑伤。

独叶泷想向宁千世求助,让他告诉自己一个确定的回答,可无论盯着他多久,他的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,就好像认为百展做的这些理所当然一般。

自那一刻起独叶泷便明白,那个关心所有成员的二皇子……已经不在了。云上居士的意图,俨然是前一种。

加上消息封禁,他完全不知道枢密府的情况如何。乾去了哪里,斐念又在做什么?倒是大营外隔三差五传来的几声爆炸在提醒他,枢密府与申州金霞无可避免的走向了战争。

他若是妄动的话,百展定会拿未凰开刀。

这也是独叶泷待在营帐里一直没有抵抗的原因。

不过他并不打算把希望拱手交给别人,那不符合他的作风,雨玲珑尚且能洞察先机,提前警示众人,他堂堂百花剑岂能比假女子还不如?

两天前的一次营地更换,终于让他偷听到了一条极为关键的情报。

门口守卫闲聊时提及,在离这间小帐不远的地方,还软禁着一名蒙面女子。每次转移时,皆要提前备好带枷锁的马车,且车厢里尽是一股难闻的药味。知晓此事的守卫都在猜测,该女子会不是哪位大人物带出来的禁脔,但在独叶泷耳边却是另一番意味。

枷锁是为了限制方士过人的身手,蒙面是不想让其他人发现她实际为枢密府镇守,药味就更不用说了,腰间的贯穿伤哪怕是感气者,也得花上时间和精力来治疗,否则放任伤口恶化的话,镇守级别的方士也会死。

综合三点来看,此人十有八九是未凰。

而这也与独叶泷之前的猜测相近——想要控制两名方士,放在后方显然不行,大营里一边一个又太不方便,毕竟要安排水准相近的方士坐镇防止他们脱逃,所以两个营帐相隔必然不会太远。

正是这一推断得到确认,才让独叶泷下定决心准备行动。

十来天时间里,他收获的消息并不止这一个——营地外每次爆炸中都有哗哗水声传来,意味着大营外就有河流。根据事先制定的作战计划可知,他很可能在随中军一起行动,并且这条河是贯穿整个启国的九江,河面宽阔,支流繁多,如果能在夜晚入水,被找到的可能性很低。

其次,自己手脚锁扣的钥匙在守卫身上,把对方骗进来敲晕不是什么难事。解除禁锢后,他就能恢复至少八成的实力——这便是专精剑术的方士一大优势所在,哪怕手头没有一张符箓,一点药引,也能有不俗的战力。

最麻烦的点在于监守方士。

这些天,他有事没事就会找守卫聊天,大概是看在他十分老实的份上,对方倒也陆陆续续说了不少闲话。从对方口中独叶泷打听到了监守者的名字——纪无妄,来自齐国的青剑。他曾与对方有过一面之缘,只知道此人心性属震,是一个热衷挑战自我的家伙。这样的人往往极具攻击性,身手也不会太差,想要取胜绝非易事。

但如果不击败纪无妄,就不可能救出未凰,并带着她一块离开。如果只是为了苟活而独自脱逃,把未凰的安危置于敌人手中,那他和百展又有什么区别?

独叶泷手中的扫帚木剑便是为这名青剑准备的。

高一级并不代表无可跨越的鸿沟,哪怕是青剑,若毫无防备的被农夫一叉穿心,照样会死。他要是拼死相搏,说不定对方就会露出破绽。

独叶泷已经想好了。

要么击倒纪无妄,背着未凰跳河逃生,要么死在纪无妄手中,这样至少不会连累到未凰。

这时,营帐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。

独叶泷连忙将木棍塞进地铺下方,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,等待来者入帐。

帘布被掀开,步入帐中的不是送饭守卫,而是青剑纪无妄。

独叶泷心头一沉,此人为什么会来这里?难道对方发现了什么异样不成?他手不由自主的按紧了地铺,要动手么?可现在锁扣未除,他想要击败对方的可能性恐怕连一成都没有。

“你不去前线战场,来这儿做什么?”

纪无妄环视营帐一周,神色淡然道,“还不是受宁千世所托,过来看管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家伙。”

“宁千世果然投靠了百展,不……投靠了邪祟势力么……”

“诶,话可不能乱说。虽然我不太懂你们的枢密府到底是什么情况,但宁千世有没有染上邪祟,我还是分辨得出来的。倒是你——”纪无妄的目光忽然落在了他手腕上,“或许还是少做蠢事的好。”

独叶泷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背后顿时一凉。铁扣边缘还残留着一些木屑,而帐子里光线昏暗,一般人根本注意不到这种细节,可青剑不同,他显然看到了这一端倪。

没有犹豫的机会了!

独叶泷掀开地铺,但纪无妄反应比他很快,抬脚踩上链条,让独叶泷身子一歪,手刚刚碰到木棍的一刻,对方已经抢先一步,将削切出来的“武器”抓在手中。

“这就是你计划脱逃的倚仗?”纪无妄轻易将其折断,拍了拍他的脸颊,“别傻了,你磨这玩意的动静,早就被外面的人听了个一清二楚。”

独叶泷咬牙望着他,半晌没能说出一句话来。

对方也没再多言,不屑的轻笑一声,转身走出了小帐,“没什么,就一杆木剑而已,各位无需担心。”

“多谢阁下查证。”

“那么我回营帐休息了,你们继续守着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外面的声音很快平息,短短半刻钟不到,独叶泷的计划便已落空。

但他的神情没有丝毫沮丧,反倒有些惊讶和凝重。就在纪无妄拍打他的脸颊时,一个纸团从对方手中滑落,掉入了自己的衣袍领口里。

他确认守卫各自归位后,才小心翼翼的拉起袍摆,让小纸团滑落到手中。

将其摊平后,百花剑看到上面只有一句话。

「跟你们一同走进青铜遗迹的,是画中人。」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